少少鹹多多趣 塗鴉藝術家Lousy的人體繪畫寫真集

當你穿梭在灣仔及上環街頭時,或許曾見過粉紅色的接吻塗鴉,這個可愛的圖案,正出自香港塗鴉藝術家Lousy手筆。

Lousy擅於以簡單線條繪畫出調皮的親吻圖案,充滿童真的塗鴉風格鮮明、直接明瞭,相信不同年齡的人都有所共鳴。說起親吻,很容易令人想起奧地利畫家Gustav Klimt的作品《The Kiss》,回想十多歲時,他見到這幅作品也覺得很震撼,對他現在的創作或多或少有影響吧。Lousy喜歡聽迷幻搖滾,尤其英倫樂隊Sex Pistol,他們的唱片封面以粉紅及鮮黃為主調,他在潛移默化間也受其影響,以鮮豔的粉紅色進行創作。

他並非一直活躍在街頭,繪畫出身的他,喜歡流行文化,也鍾意參觀博物館。他想嘗試不同的創作媒介,覺得與其等別人發掘,倒不如主動在街頭創作。2016年,他膽粗粗在九龍塘後巷嘗試街頭塗鴉,數年下來,塗鴉足跡已去到韓國及台灣、北京、柏林等城市的街頭。「我不是傳統在街上繪畫的人,我是沒有包袱的,在哪裏都可以畫,見到有趣的地方就畫,甚至服裝、貨車也畫。」

對他而言,這些塗鴉或圖案,某程度上只是一種廣告或傳播媒介,它不一定侷限在街頭,也可以出現在貼紙、實體展覽,甚至人體。塗鴉藝術講求自由與率性,起初他會在照片甚至王家衛電影的劇照繪上標誌性圖案,三年前開始,他嘗試在女性身體繪畫,邀請身邊的模特兒朋友進行創作。「我會根據她們的氣質及當時的氣氛,繪畫不同的線條、圖案,整個創作過程是隨意的,她們也覺得幾好玩。」

熟悉的圖案落在女性裸體上,感覺帶點情色意味,可謂少少鹹多多趣,連綿的曲線圖案也有一種旋律般的節奏感。不過他認為,更重要的是呈現與拍攝者之間的私密性。「有些女性懂得呈現自信及美麗的一面,拍攝出來的效果比較好;有些人則不知道自己的美感,在鏡頭前則有另一種味道。」

在眾多人體繪畫對象中,有本地人、有西方模特兒,也有黑人女性,當中黑人女性的中性造型更令人想起著名模特兒Grace Jones,想當年藝術家Keith Haring也曾在她的軀體進行塗鴉創作。Lousy固然知道這幅作品,但他坦言自己並沒受其影響。「其實很多人都會如此比較,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比較對象。如果我連這個也介意,就無法創作了。我個人比較喜歡部落文化的山洞壁畫。」 

在進行人體繪畫的過程中,他用手機記錄下創作過程,「我從來沒當自己是攝影師,對技術也沒太高要求,純粹覺得這種模式很適合我。」去年尾,他將十位女性的人體彩繪相片結成寫真集《肉》(YOOK),封面是一個結合女性身體線條的接吻圖像,形象地道出這本寫真集的內容。「我並不認為這是一本攝影書,純粹是自己作品的記錄。我覺得做創作是要持續的,要對自己有所交代,這本書感覺像是完成一份功課。」 


《肉》(YOOK),Blue Lotus Gallery有售。

圖片來自 Lousy Instagram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