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川康博 旅行是一趟尋找自我的旅程

旅行對每個人的意義不盡相同,對日本攝影師小川康博(Yasuhiro Ogawa)而言,旅行更是一趟be myself的過程。在七八十年代的日本社會,單親家庭總易受到歧視,作為一名單親媽媽的兒子,離開自己成長的地方,是小川唯一感到自由自在的途徑。「我10歲時已開始一個人去旅行,記得當火車離開故鄉車站時,我頓時感到一種釋懷。」

在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富海火車站旁,一對戀人站在雪地上。

從小嚮往旅行的小川,1993年從神戶乘搭輪船到上海,開始漫長的亞洲之旅,足迹遍佈中國、緬甸、印度及柬埔寨等,在交通不便的年代,還遠赴埃塞俄比亞及危地馬拉等國家。「這些地方對我來說是未知區域,令我覺得很吸引,每次我看地圖時,總幻想有一天會在所有這些地方旅行。」

他曾多次遊歷中國,到過黑龍江、西藏、內蒙古、山西、青海、東北等地,他旅途中的照片,不少是在火車及鐵路旁拍攝。「日本的國土面積有限,相反鄰近的中國有廣袤的土地、有無數的村莊,以及猶如蜘蛛網一般的公路與鐵路。」

在印度拉達克(Ladakh)地區,襁褓中的嬰兒正在熟睡。

場景朦朧 看不清恍如夢境

小川的旅行離不開攝影,攝影的題材也大多圍繞着旅程。1990年代初,他深受巴西紀實攝影師Sebastião Salgado的作品啟發,從而踏入攝影領域。只是,小川的鏡頭不像Salgado一樣關注貧窮、戰亂等議題,或者壯觀的大自然風景,他的作品並非為了記錄世界,反而注重彼時彼刻的情感,透過攝影感受與眼前事物的共鳴,那一瞬間可以是風景、靜物或人像。那種拍攝的情緒就如波浪,興之所至時,就是按下快門的訊號。印度拉達克(Ladakh)地區一位在襁褓中熟睡的嬰兒、在西藏拍攝的一雙皮靴、黑龍江火車站的一對戀人,這些對象似乎沒有關聯,卻共同構成他旅途中的回憶。

2018年,當小川康博踏入50歲時,忽然有種五十知天命的自覺,意識到生命已結束了一半,於是決定重新審視過往拍攝的所有黑白底片。這段年輕時背包旅行的回憶,正如重溫一場舊夢,於是他將攝影集命名為《The Dreaming》。實際上,他的照片總是朦朧或看不清細節,恍如夢境。「我感覺自己每時每刻都在發夢。我很喜歡朦朧的場景,所以盡可能選擇在雨天或白雪紛飛的日子旅行。在這種情況下,我可以輕鬆地處於夢境般的狀態中,能更專注拍攝。」

小川康博喜歡在白雪紛飛的日子旅行,拍攝出朦朧的風景。

沖曬照片 沉澱回憶的過程

對他而言,攝影也是冥想的過程,這也是他喜歡拍攝黑白菲林及在黑房工作的原因,黑白照片與現實人生有種距離感,而沖曬照片則是沉澱與回憶的過程。他如此形容在黑房的感受,「厚重的遮光窗簾和兩道門阻隔着外界,黑房安靜得好比海底深處,昔日的旅程彷彿浮現眼前。」攝影集包含86張來自世界各地的黑白影像,不依據時間及地點編排,也不能單純理解為風景照片。「對我來說,製作攝影集就如剪接一部靜態版電影,照片拍攝的時間和位置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呈現當中的情緒與感受。」

旅途中有興奮與渴望,有等待與落寞,那種無憂無慮地漫遊的感覺,在疫情蔓延的時代,或許只能憑空想像,這本攝影集及展覽誕生在如此的環境下,自然別有一番意味。「回顧過去,我慶幸能在沒有疫情、無需戴口罩的年代旅行,即使疫情在不久的將來結束,恐怕也要很長時間才能恢復那種自由自在的旅行,這確實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情。」

在危地馬拉,兩位撐着雨傘的孩童,遠處一片白濛濛。

The Dreaming

日期:即日至5月2日

時間:11am-6pm(星期三至日)

地址:上環磅巷28號Blue Lotus Gallery

·原文見於果籽

·歡迎追蹤及支持顯影: InstagramPayMe 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