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lmut Newton百歲冥壽 TASCHEN復刻經典攝影集

10月31日是著名攝影師Helmut Newton百歲冥壽,德國出版社TASCHEN近日推出其復刻版攝影集《BABY SUMO》,以紀念這位在時尚及攝影界舉足輕重的人物。

BABY SUMO》由TASCHEN出版,限量一萬本,售價12,000港元。

這本攝影集前身是1999年推出的《SUMO》,它重35.4公斤、尺寸為70x50cm,名副其實是一本「巨著」,重量及體積均打破書本記錄。不鏽鋼書架由法國著名設計師Philippe Starck操刀,當年推出一萬本,Helmut Newton親自為每本攝影書簽名,結果很快銷售一空,連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(MoMA)也收藏此書,可見其影響力,連他本人也用「That book was an outrageous idea—totally crazy!」來形容這本書。千禧年時,有逾百位名人簽名的首本《SUMO》進行拍賣,結果以62萬德國馬克(約31萬歐元)成交,成為二十世紀推出的最貴書籍。

2009年及2019年,攝影師遺孀June Newton重新編輯書籍,推出比前作更輕的版本,事隔多年同樣有價有市,可見這本書的影響力歷久不衰。2020年是特別的一年,不僅是Helmut Newton誕生百週年,也是TASCHEN出版社成立四十週年,因此推出僅原始版本一半尺寸的《BABY SUMO》(35.8x50cm)。攝影集同樣由June Newton編輯,同樣有Philippe Starck設計的不鏽鋼書架,同樣限量一萬本,售價12,000港元。攝影集收錄四百多張Helmut Newton在1960至1990年代的作品,以及攝影師撰寫的自傳式文章,分享他的成長經歷。

Helmut Newton一輩子都與女性有著不解之緣。小時候由於母親的精心打扮,他時常被誤認為是女孩子,而這卻無阻他對女人的迷戀。十二歲時他愛上游水,吸引的除了運動本身,更重要是可在泳池邊欣賞身材曼妙的女孩。同年,他擁有人生首部相機Zeiss Box Tengor,開始對攝影萌生興趣,他十分喜歡在柏林的地鐵站拍攝,標記性的柏林廣播塔(Funkturm Berlin)更吸引他不停按下快門。十六歲時,他想成為攝影師,於是從學校輟學,拜師德國女攝影師Yva,可惜兩年後戰爭爆發,同為猶太人的Yva遭受迫害,不久後死在奧斯威辛集中營。

當時納粹不斷限制猶太人的自由,一家人想方設法逃出德國。由於護照問題,他並未能和父母一同坐船到南美,反而踏上開往中國的汽船。也許天沒絕人之路,1938年尾,當船隻到達新加坡時,由於他懂得英文與攝影,幸運地在當地《海峽時報》找到攝影師的工作,可惜不久後被解僱,再度落泊。當時新加坡政局變動,他和其他猶太人一同被送到澳洲。數年後,他成為澳洲公民,並將猶太名字改為Helmut Newton。1946年,他在墨爾本成立攝影工作室,遇上未來妻子June Browne,她後來也成為一名攝影師。

在澳洲攝影界打拼十多年,Helmut Newton知道這個遠離西方文化中心之地,早已不能滿足野心,於是他在1950年代末前往歐洲,先是在英國《VOGUE》雜誌工作一年,當他到達巴黎時,才真正感受到自己的活力。1961年,他任職法國版《VOGUE》雜誌攝影師,開始在時裝界嶄露頭角,向世人展示他那充滿情色誘惑的時尚攝影。他喜歡在巴黎街頭拍攝,這某程度上是受一直活躍於巴黎街頭的匈牙利攝影師Brassai影響,他說自己在攝影棚時總缺乏靈感,反而在戶外時充滿想像力,透過鏡頭呈現他心中的女性形象。

這種風格受到青睞,令他很快成為時尚及攝影界名人,之後二十多年,他一直是《VOGUE》雜誌御用攝影師,也不時受邀為《ELLE》、《MARIE-CLAIRE》等雜誌操刀拍攝。不論時裝、名人還是裸體,他鏡頭下的女性總是充滿情色挑逗,以前衛、唯美的視角展現女性的魅力,令人留有遐想。即使逝世已十多年,他的影響力至今仍不減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