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與動物的合照,相信很多人已司空見慣,這些照片或溫馨或趣緻,但在加拿大攝影師Gregory Colbert鏡頭下,卻增添了靜謐、詩意,以及對哲學、宗教、生命的反思。他十數年如一日地奔波在世界各地,捕捉下一幕幕人與動物和諧共存、心靈共棲的時刻,因為他是用心靈在攝影。

Gregory Colbert的職業生涯始於1983年,當時這位年僅23歲的年輕人,開始在巴黎拿起錄影機拍攝反映社會問題的紀錄片,關於強姦案的、關於瀕臨死亡的藝術家、也有關於愛滋病的題材,尤其《On the Brink: An AIDS Chronicle》這部愛滋病題材的紀錄片迴響很大,之後他把創作的重心轉向藝術攝影。1992年,在瑞士和日本舉辦的個展《Timewaves》,吸引不少收藏家和基金會的注意,在他們的資助下,他開始周遊世界拍攝大象、豹等動物,展開為期十年的拍攝計劃「Ashes and Snow」。

Ashes and Snow

從1992年開始,他完成逾四十次遠征,足跡遍及南極洲、北極、澳洲、東南亞及非洲等多處地方,拍攝大象、鷹隼、羚羊、鯨魚、美洲豹、長臂猿和鱷魚等動物,也把鏡頭對準緬甸和尚、南非桑族人、蒙古人和世界各地的原住民。所有照片都沒特別標題,只有一個共同名字:「Ashes and Snow」(塵與雪)。他說不管瑪雅人、美國印地安人還是阿拉伯貝都因人,每種文化都創造了不同的動物寓言,去表達人類和大自然的關係,這系列作品正想探索人類和動物的關係,藉此找出所有動物的共同語言。這些散發詩意、靜謐的畫面其實並非後期處理,而是利用一種日本手工製造的棕褐色特殊相紙拍攝而成,他覺得這能呈現出人與動物之間的和諧,一種有如心靈交往的默契。

The Nomadic Museum 

Gregory Colbert說他的攝影不能獨立於電影和音樂,所以當他在世界不同角落拍攝這些奇妙的照片時,也創作了不少記錄性質的影像資料,最後剪輯為一部紀錄片,共同在展覽上播出。2002年先在威尼斯展出,展覽場地達12,600平方米,是歐洲數一數二的大型個展。這些作品獲得大眾讚賞,《華爾街日報》及《紐約時報》等媒體也有很高評價,這也令他對遊牧美術館(The Nomadic Museum)的想法更堅定。1999年,他構想一座可輕易搭建的美術館,作為在全球巡迴展覽時的短期場地。經過多年構想,第一座美術館終於在紐約問世,配合「Ashes and Snow」的作品展出,後來又踏足加州、東京、墨西哥城、巴西等地方,根據不同的當地環境,採用各具特色的設計。時至今日,展覽已吸引逾一千萬人次觀眾,這樣人潮踴躍的個展,在所有在世的藝術家裡,絕對是絕無僅有的。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