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11海嘯之後,不時有攝影進入災區拍攝,2016年馬來西亞探險攝影師姜偉龍(Keow Wee Loong)在未經許可之下潛入福島災區拍攝,在facebook發佈相片後引來網民熱烈爭議,有人認為他紀錄真實一面,也有人評批他私自進入禁區範圍拍攝。無獨有偶,波蘭攝影師 Arkadiusz Podniesinski 在早他一年已獲得許可,由當地人帶領進入隔離區,拍攝了一系列震撼的相片,當時他對姜偉龍的做法嗤之以鼻,也批評其過度著墨「無人/荒廢」的狀態不盡不實,有博宣傳之嫌。

螢幕快照 2018-03-11 下午1.48.41
Gems in the Rubble by Suzuki Mayumi

海嘯之後,許多攝影師聚焦災區慘情。日本女攝影師鈴木麻弓Suzuki Mayumi)一系列拍攝當地人生活的作品,側寫日本人災後生態,反映當地人如何走出311陰霾。

2011年當她得悉地震消息後,回到位於宮城縣女川町的老家。她家傳三代在當地開攝影店,可惜父母在地震中離世,她在倒塌房屋的瓦礫中——店內的黑房發現父親遺物——相機與他拍攝的相片。那一刻鈴木麻弓彷彿感受到一種使命,當她拾起父親相機拍攝時,出來的相片又黑又矇,好像死亡的風景,令她覺得好像與父親無形中有了連結,也令她萌生成為攝影師的念頭。

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.

災後兩星期當鈴木麻弓回到女川町,當地是其中一個災情嚴重的地區,七成地區被海嘯摧毀,只有1萬人的漁村,近十分一人失蹤或死亡。她的《Gems in the Rubble》系列紀錄家鄉災後情況——Everything was lost and the town looked gray but I could see colors,她如此形容當時的情形。瓦礫在陽光下閃爍著,正如金光閃閃的寶石——而這就是他們曾經的家。

family_03
The Bonds of Parent and Child by Suzuki Mayumi

我很喜歡攝影師《The Bonds of Parent and Child》 這系列作品。她是攝影店的第三代,攝影店始於1930年,可惜由於父母雙亡而令這家族生意無法繼承,這反而促使她去思考,當地人如何通過一代傳一代,去令家族生意維持下去,而這恰好塑造了女川町的歷史。

災後的女川町百廢待興,很多人失去屋企及工場,對於人口正在減少的當地人來說,即使在災前,接手家族生意也有很大風險,而這些人卻甚至不惜貸款重置設備,令家族生意可以重新運作,保留當地傳統行業。

這令鈴木麻弓深受啟發,從2013年開始,她開始拍攝從事家族生意的年輕人,因為在這關鍵時刻選擇接手家族生意,絕非僅為三餐溫飽。她拍攝這些家族的父與子、甚至三代同堂,看似平凡的一組組親子組合,既體現出災後當地人如何走出陰霾,也令人感受到日本人對於傳承的重視。

Advertisements

Written by puisuk

雜誌編輯

Leave a Reply

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