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1

一位從未踏足中國內地的攝影藝術家,以自身化為一種東方符號,在西方社會的地標前進行攝影創作,對人們的視覺和心理造成衝擊,以挑戰西方看待中國或東方的呆滯觀點。他活躍於紐約藝術界,他生長於香港,他是曾廣智

混跡藝術圈

曾廣智(Joseph Tseng Kwong Chi)1950年生於香港,十歲學畫時已綻露對藝術的天賦。1966年,他跟隨家人移民加拿大,先後畢業於溫哥華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和滿地可Sir George Williams University,之後他前往巴黎,在The Academie Julian學院學習繪畫,後來轉為修讀攝影,並以優異成績畢業。1978年,他遷至紐約,認識了Keith Haring等前衛藝術家,成為East Village的活躍人物。作為攝影師,他記錄了1980年代紐約東村的藝術盛況,Keith HaringAndy WarholJean-Michel BasquiatFab Five FreddyKenny Scharf等等這些活躍的藝術家,無不都是曾廣智 鏡頭下的主角。當然他更廣為人知的,是他的「East Meets West」系列作品(也稱Expeditionary Series)。

 

 

East Meets West

這個攝影系列的開始,源自一套中山裝(西方為毛式裝,MAO SUIT)。1979年,曾廣智在滿地可的一間舊物商店見到一套中山裝,從未踏入中國內地的他,想到以中山裝為標誌,開始「East Meets West」的攝影創作計劃。與此同時,他也將自己的名字,由英文的Joseph Tseng改為本名Tseng Kwong Chi,再穿上中山裝,化身一種東方符號。他先從紐約的自由女神像開始,之後陸續到三藩市的金門大橋、洛杉磯的荷李活巨型標誌、巴黎的艾菲爾鐵塔、倫敦的英國國會大廈以及意大利、巴西等地著名景點前拍攝。在這系列照片裡,曾廣智以幾乎一致的機械式姿勢,結合中山裝和墨鏡的形象,塑造起一個符號化的個人形象,在西方風景或現代藝術前建構其富含東方主義的風景線。

 

 

藝術使命

曾廣智不僅是攝影師,他還是位行為藝術家。他的作品從不缺乏構圖美學和地理領域的探索,他不是隨便站在一張風景幻燈片前擺個姿勢便草草了事,而是有特定的地點,通過特定的角度和構圖呈現出東西方之間的微妙關係。隨著創作的持續,後來他作品的重心也有了明顯的改變,他放棄了使用遙控快門,這樣不僅可以讓自己距離相機更遠,在構圖上也有更大的空間。他逐漸走進了廣袤的自然景觀,並且隱入到景觀的深處,連過往強烈的東方符號化的形象,在壯觀的大自然景色裡也變得模糊。他帶著Hasselblad 120相機和黑白負片在美洲與歐洲之間穿梭了十年,他的藝術評論家朋友Barry Blinderman也說,在上世紀80年代,似乎不論什麼時候遇到曾廣智,他要不就在準備上路,要不就是剛旅行回來。 作為一名藝術家,曾廣智與眾不同的是,他喜歡以一種類似旅遊的形式來進行創作、來搜集視覺資料,因為對他而言,這不止是志向,而更像是使命。1990年,他因患上愛滋病,在紐約結束其短暫而傳奇的一生。

Advertisements

Written by puisuk

雜誌編輯

Leave a Reply

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w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