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28BD769-2C66-4FDD-BD53-0994CDA33356
原文見於2014年9月《號外》雜誌

常說導演是一部電影的靈魂,導演的功力如何,直接影響著電影的藝術效果。一部電影的成功,很自然被人歸功為是導演的功勞,但監製的工作也是不可或缺,有時其重要性更於導演之上,電影的資金、劇本、演員、預算、進度等等,無不會影響到影片的品質,可謂整部電影的靈魂人物。資深電影監製錢小蕙(amy)曾參與過40部電影的策劃、製片及監製工作,或許有人因《那夜凌晨,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》(下稱《紅van》)一片才得悉她是監製,實情是她入行逾30年,見證著香港電影的繁榮、沉寂與復甦。

錢小蕙1982年畢業於香港浸會學院(1994年才升格浸會大學)傳理系,畢業後不久便到新藝城電影公司做長工,第一部參與製作的電影是《夜驚魂》,由張艾嘉、鄭則仕主演,她當時為幫梁普智導演當助手。新藝城在1980年代可謂風光一時,所開創的《最佳拍檔》系列電影十分受歡迎,amy當時也曾在其中兩部《最佳拍檔》電影做過助理製片。1984年,她離開新藝城到麥當雄電製作公司,為黎大煒導演的《猛鬼出籠》擔任副導演。

「副導演的經驗是很好的體驗,知道原來拍戲有很多種方法,應該如何去籌備事情。麥當雄電影公司是獨立公司,很多事情都要親力親為,資金也不多。那時候的訓練,對後來的監製工作有很大幫助。」1980年代正當香港電影蓬勃時期,不僅電影產量多,各種規模的電影製作公司也陸續出現,amy說那時也曾在不同公司與許多導演合作過。完成了《猛鬼出籠》的工作後,同年曾志偉想開拍《大小不良》,由張艾嘉主演、永盛電影公司製作,便找了amy當做該電影的製片。之後又去寶禾影業公司(洪金寶與嘉禾合辦),擔任《福星高照》《最佳福星》的電影製片。

1986年,amy與谷薇麗(谷德昭姐姐)、編劇黃炳耀等圈中好友組成高朋影業公司,在新加坡開拍《金裝大酒店》,找了一班張學友、吳耀漢等朋友來拍攝,可惜迴響一般,公司也就不了了之。1990年,吳宇森、谷薇麗、張家振等人成立新里程電影公司,她加入後隨即策劃《辣手神探》《縱橫四海》等電影,之後吳宇森到外國發展,amy則繼續經營公司,一邊做策劃、監製的工作,如《浪漫風暴》。

2000年,她與導演陳慶嘉成立尚品電影公司,至今製作了十多部電影。在監製電影時,很多時amy也會和導演聊劇本,像《江湖告急》《絕世好BRA》《野獸之瞳》《絕世好B》的劇本都是出自amy和陳慶嘉之手。「監製的工作時常要與導演商量劇本,記得拍攝《絕世好bra》,是看了英國一部講兩個設計師如何設計胸圍的紀錄片,於是與陳慶嘉一起由劇本開始商量,最後拍攝成電影。」

amy在1980年代初入行當製片,她說之前製片、監製基本上都是男性,「畢竟在街頭拍戲要很多問題要處理。」到她出道時,開始多了女性做製片,例如金牌經理人鍾珍,當年就是製片出身。
回憶起30年前的經歷,amy說那時候沒有互聯網,也沒有電話,找場景是真的到處去找,不能上網看,和人聯絡要靠傳呼機,每天還要在製作現場準備拍攝的東西,工作充滿挑戰性。「那時連傳真機還沒有流行,很多事情處理起來都很耗時,但最後都能解決,現在回想也覺得神奇。」她說那時候還是菲林剪接的年代,連後期工作都要靠人手。

相對比以前,amy說現在當製片相對容易,你可以找到充足的背景資料,分工比較精細,政府也有部門幫你解決地方問題,而且所有工作都很有效率。「現在的挑戰是,你要時刻保持對製作的機警性,了解當下正在流行什麼。」amy不僅會經常到戲院裡看戲,了解觀眾對電影的想法,也時刻關注網上正流行的事物,訪問當天她正是透過應用程式uber,召車前來我們公司。

當然,另一個廣為人知的例子,就是將網絡小說《紅van》拍攝成電影。2012年當她完成賀歲片《八星抱喜》的工作後,amy說自己不知為何很想改變,做一些不同的事,希望由過往被動變為主動地去參與一件事。她喜歡看小說,當陳輝虹介紹她看《紅van》小說後,便很想拍攝這個關於香港本土的故事。「香港沒有這類型的電影,過往也很少有人將網絡小說拍成電影,《紅van》在網絡上很成功,有一定讀者群。」

有了這樣的共識,她隨即找來高先電影負責人曾麗芬商量買版權的問題,買下小說與《Space Oddity》的歌曲版權。「拍電影首先要解決版權的問題,《Space Oddity》這首歌對劇情很重要,沒有歌曲可能便拍不了戲。」買了版權後給陳果一看,他也非常喜歡,於是一拍即合,導演也定了,接著是資金的問題。amy數年前曾與太陽娛樂文化公司合作拍攝《撲克王》,打聽下原來他們對小說也很有興趣,自然也順理成章加入。

《紅van》的故事非常本土化,amy於是嘗試向電影發展基金申請資助,從高先電影、太陽娛樂到電影發展基金,就這樣慢慢籌集起資金。有了資金,剩下的就是劇本和演員。「陳輝虹認識原著作者,先一起寫了劇本,大家同意了故事大綱後,陳果再稍作修改。」amy說劇本上很舒服,畢竟陳果對製作很熟悉,在劇本和製作上不用太費神,她比較擔心的反而是演員。「找對了演員,幾乎已成功了一般。」她說《紅van》最有趣的過程就是找到適合的演員。

「《紅van》的角色都比較年輕,需要找資深演員來配合,幸好惠英紅、任達華知道我們資金不多,都願意參與。司機的角色比較地道、粗鄙一些,有林雪的喜劇感中和一下感覺會好些,他身處北京,也樂意回港參與拍攝。」amy說想年輕演員可以新派一些,於是找來卓韻芝、李尚正和觸執毛主音阿水等,他們氣質上也很搭配角色。「阿水很像漫畫人物,很有個性,陳果也很喜歡,不過他最初並不想拍戲。後來請做音樂的朋友約他一起聊天,邀請他在戲中唱《Space Oddity》這首歌,他最後才答應演出。」整套戲就這樣慢慢成型,加上陳果的經驗,amy說整個拍攝過程都很順利,造就另一套港產片傳奇。

 

Advertisements

Written by puisuk

雜誌編輯

Leave a Reply

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