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7CB6940-D3B6-460B-9407-CFD0B133EA1E
原文見於2014年7月《號外》雜誌。

留意郭子健,是在《打擂台》之後,當年他與鄭思傑一同提名最佳導演和最佳編劇,最後影片獲得了金像獎最佳影片。沒有捧得個人獎盃,卻再一次讓人聚焦這位年輕導演。事實上,他早於2008年已憑《青苔》拿下金像獎新晉導演。初執導演筒,能有此成績,理應令人刮目相看。現實的例子是,從場記、編劇、副導演到拿起導演筒,在電影圈打滾了十年,才爭得這一口氣。畢竟要在這萬花筒裡的世界生存,本身已並非易事,多少電影人耐不住現實消磨捨身而去,又或是苦做一輩子寂寂無聞。郭子健的故事是敢於走出那一步,又堅持著那一步。

黑澤明畫得一手好畫,在其著作《蝦蟆的油》裡曾透露生平原是想當畫家。郭子健電影世界的起點,也是畫畫。「因為喜歡畫畫,便經常看電視,看電視時會跟裡面的東西畫。又很沉迷特攝片、動畫、漫畫等,漸漸下來,自然對它們的故事有興趣。」80、90年代港產片盛行,也是他電影世界的啟蒙,後來年長一些,開始接觸黑澤明、小津安二郎、溝口健二及法國新浪潮電影,發現電影可以很不一樣。但啟發歸啟發,熱愛畫畫的他畢業後還是做了平面設計的工作。

「以為平面設計有很多創作的成分,結果卻發現並非如此。」二十歲出頭,當時的郭子健考慮轉行,便去報讀編導訓練班,結果真的打開了電影之門。「沒想到真的有人喜歡我的畢業作品。」那個人是泰迪羅賓,他還叫郭子健去他的公司打雜。「正因如此,我才有機會接觸電影界的人。」2000年算是一個轉捩點,那年他在葉偉信導演的《神偷次世代》當場記和編劇,正式走上編劇之路。「黑澤明在《蝦蟆的油》說所有導演都要懂得寫劇本,我原本也不懂得寫劇本,就是從那時開始學習。」

他主動跟導演提出跟隨現場拍攝,在寫出《2002》和《五個嚇鬼的少年》劇本後,2002年的《乾柴烈火》,他除了負責劇本,也開始副導演的生涯。「這也是受黑澤明所影響,他最初也是同時做副導演和編劇。」然而副導演的生涯並不如意,每天都想著離開,畢竟當時已二十多歲——他看不到自己留守這個圈子的希望。想成為導演的初衷與棱角,也被入行之後的經歷所慢慢磨平。2004年拍完《大城小事》後,他決心推掉所有工作,不再做關於編劇和副導演的事,「至少要為自己寫一個劇本,再看看有沒有可能拍成電影。」

寫好了劇本,曾志偉陳可辛看完都說好,但要籌集資金卻是另一回事。「當時我是個新人,劇本的也不是很有商業價值。」沒人投資,他便自己做好準備功夫,自己畫story board,四處去找場景。兩年下來,一般人早已從白日夢中醒過來,但郭子健沒有放棄,他立志要做到這件事。「當時只剩下幾萬元,生活比較拮据,甚至不敢回家見母親。身邊的人也勸我出來工作,但我不想不了了之。」度過兩年灰暗時期,2006年終於等到機會,一嘗導演滋味,拍攝了《野良犬》。

但這種滋味,卻是苦愁多於歡樂。「一部電影要在匆匆15天裡完成,因為資金與時間不足,寫的劇本到頭來都拍不了,最後拍完了簡直想哭,電影和自己想像的完全不一樣。」雖然自己覺得拍攝得很失敗,但做完剪輯、音樂和後期,到最後在銀幕上觀看時,卻有一種莫名的感動。「如果當初沒有踏出那一步,又沒有堅持要做這件事,我想不會有這個時刻。」《野良犬》之後,他自編自導了《青苔》、《打擂台》、《為你鍾情》、《救火英雄》以及新作《全力扣殺》。現在的他,再不用為了一部電影苦等兩年,回憶起《野良犬》的點滴,他仍帶著興奮之情。這個夢,他仍想繼續發落去。

 

 

Advertisements

Written by puisuk

雜誌編輯

Leave a Reply

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