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gypt

去年底去了約旦以色列,本來是沒打算去埃及的,後來查到從開羅搭飛機走便宜一千幾,順便留多兩天觀光,何樂而不為呢?當然事前並不知道原來由以色列去鄰國這麼麻煩。

歷史問題就不多說了,反正自1948年以色列立國之後,兩國關係就不曾怎麼好過,埃及曾與其他阿拉伯國家一齊打以色列,以色列也曾侵略過西奈半島,最後都是有美國佬撐腰的以色列打贏。敵對是敵對,關係倒也不至於像以色列與伊朗之間惡劣(去過伊朗的朋友入境以色列時被詢問近四小時;如果去過以色列,基本上都會被伊朗拒絕入境),起碼陸路邊境仍是開通的,阿卡巴灣(Gulf of Aqaba)位於埃及東部、以色列南部,這裡亦是埃及以色列約旦三國的陸路邊境。

在以色列留了一星期,單是研究怎麼從耶路撒冷去開羅,就用了一整晚時間。首先,兩國之間沒有飛機直達,雖然可以到希臘或土耳其等轉機,不過加上等機時間幾乎要大半日,況且機票少說也要二千以上,絕對不是最佳選擇。於是打算陸路過境,從以色列邊境Eilat到埃及邊境TabaTaba是有機場的,不過上網並沒查到有去開羅的航班,倒是查到有巴士直達,大約十小時,然後聽說因為恐襲停開了一段時間,最後輾轉決定從Taba搭巴士到西奈半島南部城市Sharm El Sheikh,再搭飛機去開羅。計劃是有了,不過遲遲不敢買機票,因為聽說從陸路過關也並非一帆風順。

時間關係直接從到達Taba邊境說起。一去到關口(很簡陋的,偷偷走過去相信也沒人發覺,不過到時亦應該無法出境),工作人員就說入境埃及需要簽證,我說不用,非常肯定。然後他又說如果搭飛機入開羅是免簽,但從西奈半島陸路入境需要簽證,我繼續搖頭說不用簽證。然後他又繼續改口供,說要有guarantee letter才可入境,還問我在埃及有沒有朋友可以擔保,我繼續耍手兼擰頭, 然後他叫我在隔離等一等。

這個講法在網上早有聽聞,我亦有心理準備,反正到最後就是要錢(埃及貪污也好嚴重),很多人都被屈50美金。佩叔都知職員不懷好意,但仍識趣站在一旁,旁邊有個鬼婆非常鼓譟,不停質問關員為何不能入境——鬼婆是有型的,不過同樣不能入境。

估計等了起碼有半小時,職員拿起打通的電話叫我聽,電話那頭的人說可以幫手搞guarantee letter,每人35美金,這個時候肉在砧板上,你要50美金也無奈要給吧。於是十分鐘不夠已經有人拿著guarantee letter過來,付錢過後便光速過關。你問我有沒有不忿,多少總有點,不過在這國家跟他們講道理,只會浪費時間。然後我發現之前鼓譟的鬼婆不見了,不知是同樣被迫妥協被屈錢,還是關員妥協不收錢也讓她入境呢?但願是後者。

過關之後立刻買夜晚去開羅的機票,中間還要坐四小時巴士去Sharm El Sheikh(從巴士去機場時還有一段小插曲,有機會再講),結果從耶路撒冷到開羅,總共用了15小時。

egypt2

Advertisements

Written by puisuk

雜誌編輯

Leave a Reply

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w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