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elgrade 4

究竟日本妹冇鎖門,與佩叔被人偷錢,有何關係呢?冇錯,我們是同房,但唔同床——不過這件事要從一位印度男講起。事情發生在2014年的歐洲之旅,在塞爾維亞首都Belgrade一間hostel,第一晚與印度男同房,臨睡前大家閒聊,他說幾個月前住這間hostel時,半夜有陌生人入房,幸好沒被光顧。謹慎起見,他說之後睡覺時最好鎖房門。最初聽他講完也不是太在意,畢竟這種故事不時都會聽到,反正自己小心為上便可以。

第二日,印度男走了,來了一位日本妹(嘿嘿)。匆匆問好之後,發覺她不太會講英文,於是也就一句起兩句止。好快到了bedtime,原本也想反鎖房門,不過考慮到日本妹可能沒帶鎖匙(因為她在common room),到時要叫門就不太好吧。 說時遲那時快,房門突然打開了,還以為是日本妹返房,誰知是位中年大叔,他見到我之後示意入錯房,然後就離開了。我當時也沒特別懷疑大叔會作案,只是覺得印度男說的也頗有道理,還是鎖房門比較安全,不過日本妹又尚未返房⋯⋯在一輪「鎖房門」與「未返房」之間,想著想著就睡著了,到我醒時,不幸已經發生了。

belgrade 1

先講我的壞習慣,旅行初期還會把護照及銀包放在行李箱裡面(如果hostellocker的話),有時懶就直接放在羽絨裡面,然後再放入背囊,而背囊就放在我隔離。第三日起身後如常穿起羽絨,打開銀包卻發覺裡面的Dinar(塞爾維亞錢幣)不翼而飛,詳細金額不記得了,大概是600港元。我當堂嚇一跳,因為錢包暗格有1500歐元!拉鍊一開,竟然在,而且一!張!也!沒!少!,佩叔茫然中帶點僥倖,想不明白為何如果賊人要偷錢的話,不連歐元也偷走。望著那一疊綠色的歐元,我望不透!

冷靜之後才想到向hostel員工講明事件,並示意想報警,不過其反應卻有點古怪。我說前一晚有個陌生大叔無故入我房(不知是否視察環境),打聽之下原來他在這裡住了幾個月,是當地人,令我不得不壞心地懷疑這個人就是小偷。問是否有閉路電視,員工說壞了一段時間,一直沒有維修。當她知道我被偷的金額後,說金額太少的話,警察通常都不會受理(小偷會不會是因為這原因才沒偷歐元呢),於是我又陰謀論地覺得會不會是這間hostel與大叔打籠通。

當晚我問日本妹有沒唔見錢,她有點驚訝地搖頭,然後我提醒她之後記得鎖門,件事就完了。當日其實我還遇見那位中年大叔,他還對我微笑,不過當時我已先入為主地認為他就是小偷,所以只是很冷淡地打招呼。三年過去,直到這刻,我才發現,咦為何我從來沒懷疑過日本妹呢?就因為她是日本妹?就因為另一位是中年大叔?我依然望不透!

Advertisements

Written by puisuk

雜誌編輯

Leave a Reply

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w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