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ller

大概許多人都是因為老戲骨John Malkovich這輯「扮嘢」照片,才認識美國攝影師Sandro Miller,事實上他從事攝影超過30年,在廣告攝影界是響當當的名字。他從沒有局限自己,攝而優則導,短片更在康城獲獎。又是個充滿善心的攝影師,每年以攝影作品為慈善組織募捐,出心又出力。名成利就之時,他對那些年影響自己的偉大攝影師仍念念不忘,於是就有了Malkovich, Malkovich, Malkovich: Homage to photographic masters這系列致敬之作。

Sandro Miller多次入選全球Top 200攝影師,獲獎無數,為Coca-ColaBMWMicrosoft、Nike等大品牌拍攝廣告,作品也常在《The New Yorker》、《Time》、《Esquire》等雜誌出現。最轟動一事,大概是2001年受古巴政府邀請拍攝當地運動員,這是美國與古巴在1960年禁止貿易之後的第一次合作,非常有意義。2011年,攝而優則導的他在康城國際創意節(Cannes Lions International Festival of Creativity),以拍攝John Malkovich的短片作品《Butterflies》獲得Saatchi & Saatchi最佳新導演獎。回想這一切,其實是源於16歲時,在攝影雜誌《American Photo》上,看到了美國攝影師Irving Penn拍攝畢加索的照片,迷人的黑白影像似乎有種攝力,令他對攝影產生莫名其妙的狂熱。於是他自學攝影,通過看偉大攝影師的作品,了解光影與構圖。Richard Avedon的《Beekeeper》、Yousuf Karsh鏡頭下的海明威,以及Dorothea Lange拍攝的《Migrant Mother》,統統成為他往後創作的源泉。

為了向這群靈感繆斯致敬,他並沒像日本藝術家森村泰昌一樣,將自己置身在那些經典的場景之中,不過做法類似,而是找來合作無間的拍檔John Malkovich幫忙。二人早於1990年代末已開始合作,而John Malkovich又是一位非常實驗精神的人,在1999年的怪雞電影《玩謝麥高維治》(Being John Malkovich)裡,他一人上演多個角色,絕對是拍案叫絕。所以當他向Malkovich講述這個想法時,這位拍檔二話不說就答應,繼續上演攝影版的「玩謝麥高維治」。這系列照片共有41張之多,往往一個造型就要用數小時去準備,所以前後也用了一年多時間完成,2014年在芝加哥Catherine Edelman Gallery展覽時也引起熱烈迴響。

如果不認真看,觀眾很容易就混淆到底孰真孰假,究竟哪幅是原創、哪幅是Sandro Miller的作品?惟妙惟肖的John Malkovich一瞬間是夢露、畢加索,轉過頭他又是達利、愛因斯坦,動作及畫面正模仿了那些經典的攝影場景, 絕對是形神俱似。最後更變成John Lennon親吻小野洋子,也彰顯了這位影壇常青樹的出色演技。雖然出來的效果有點令人忍俊不禁,不過Sandro強調,他創作的動機其實是嚴肅的,這些被模仿的名作,都對他的攝影產生過極大的影響,藉此向那些他熱愛的攝影大師們致敬。

Advertisements

Written by puisuk

雜誌編輯

Leave a Reply

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w

Connecting to %s